Ther

【狗崽】此戏无本(四)




*娱乐圈+手游paro

*前文戳→ (一)  (二)  (三)



(四)


夏季来临。六月份对于平安京这个内陆城市来说,是春天的尾巴。在这欲热不热的月份,世人半年的浮躁仿佛一下子激发了出来,迸裂成琐碎刺眼的阳光,洒在平安京大地上,洒水车播放着的童谣都聒噪了起来。一切都是粘粘糊糊的,连带着人的汗水,呼出的气息,跳动的心脏,都涌出沮丧的热气,似要为这世界再添上一分纷扰。


烦躁烦躁烦躁烦躁烦躁烦躁烦躁烦躁烦躁烦躁烦躁烦躁烦躁烦躁烦躁。


妖狐二十五年内的夏天是怎么度过的呢?学生时代,与好友出去玩水、游泳,陪着女同学逛逛街,再吃上一口薄荷味的沙冰。现在的生活分为三种:暴晒、剧本与通告。剧组午饭休息时间,妖狐巴不得自己化成一摊水,瘫在凉快的空调房里自然蒸发。


昨日阴阳师官方微博发布了妖狐及大天狗的定妆相片,转发内自然是一片好评——晴明公司的往期制作都具有较高的水准,加上合理的营销手段,自然是为整个公司吸收了大批粉丝群。妖狐没有在转发列表内看见大天狗,兴许是工作忙碌,也没有时间打理微博,但在妖狐私心看来,大天狗是在避免与妖狐同时出现的时机。说来惭愧,妖狐管自己叫做想太多,但这次若是这样一个理由,也未尝不是安慰自己的一种说法。


缘分早已断尽,现在最多只是朋友关系了。


想到如此,妖狐又猛地喝下一口冰镇酸梅汁,想把自己嘴中的苦味都消散了去。

 


大天狗与妖狐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结识的,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荧幕情侣。那时候大天狗名气响亮,与上一个经纪公司解约后便来到了妖狐目前的经纪公司。妖狐当时作为某本青春偶像剧的男二号一炮而红,经纪公司始料未及,各种发展规划都为妖狐进行了整改。随着新剧上映,妖狐接了一堆代言,自然是忙不过来。而大天狗的跳槽新闻便被这位妖狐这位新晋演员给遮盖了,以至于后来人们提起大天狗,稍有不了解的仍以为大天狗一直隶属同一个经纪公司。


他们好上之后大天狗曾经与妖狐提过一次这件事。


大天狗对妖狐说,你让我失去了一次炒作的机会。


妖狐笑嘻嘻,抱拳道:不敢当不敢当。


那日妖狐刚从经理办公室出来,便看到了坐在大厅的大天狗。大天狗,人气明星,就算没听说过他的名字,也绝对见过他的脸。妖狐当时就懵了,当时仍未见过大场面,计划蹑手蹑脚地绕过这尊大佛。况且那一副冰山脸,一看就不好接近的样子。


妖狐还未行至拐弯口,便看见自家经纪人与另一张冰山脸挽着手走了过来,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三尾狐眼尖,一眼就瞅见了鬼鬼祟祟的妖狐,对着身边的雪女说了些什么,朝妖狐招了招手。


自那之后妖狐时不时会想,若是那次自己偷偷跑掉,命运是否会发生改变?


尽管如此,他们的相遇,是必然的。


大天狗进入新的经纪公司的第一部戏,与新晋小生妖狐合作。

 



演员的一生,遇见的人要比其他人多上一倍不止。


沉迷于演绎他人人生的同时,会产生一种五感偏差。稀松平常的事件可以带上神秘色彩,再过于普通的事物可以蒙上一层虚假的戏布。演员是舞台上的聚光灯,是聚光灯外的阴影。虚幻的角色坐在舞台中间,伏在阴影之下。


妖狐一直努力在生活上扮演一个睿智的角色,睿智不仅仅体现于对待自己上,更在对待自己的角色上。公司要他对外塑造一个文雅形象,他可以卸了浓妆,带上温润的笑容;他自己需要一个浪子的形象,他可以重拾怪癖,吐出烟圈来,喝下一口烈酒。


在角色转换中,他迷失了。


 

几个月前的第一部戏采用双男主的形式,一方面为新人造些人气,另一方面亦不能亏待了刚跳槽而来的大明星。公司高层实行此类方案,同时也给妖狐制造了机会,名气打响。直至现在,公司为妖狐设定的是温文尔雅的学子形象,以至于妖狐的角色一直存在局限性,这也成了众多黑粉的嘲笑方面——角色单一,审美疲劳。但在大天狗与妖狐的第一部戏中,温文尔雅的形象还是吸引观众的一大看点,至于角色单一的诟病,那都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那时候妖狐与大天狗的交集并不算多,在片场的交流,仅限于对剧本而已,拍下来这些琐碎,不过是为了片尾的花絮。


公司一开始的宣传点在于两大男神的同框演出,到后期宣传为剧内两对BG CP的爱恨情仇。公司本意是推广正常的剧情走向,妖狐也未曾想到的是,网上他和大天狗的CP粉数量疯狂增长。


公司拟把宣传走向偏向于腐向,但是剧情不做改变。


那天片场休息,三尾狐来询问妖狐的意见。那时候大天狗坐在妖狐不远处,全神贯注盯着剧本。妖狐拍了拍前辈的肩膀。


大天狗思索了一阵,突然转头盯着妖狐。


妖狐顿感尴尬,殊不知自己耳朵根都被盯红了,干笑了两声。


“这样,也不错。”


大天狗平时要么不吱声,一旦说起话来,必定是要吓一吓周遭的人的。妖狐听到大天狗口中说出此言的时候,差点吓得摔下椅子。


为什么觉得自己像个待被宰割的猎物?

 

大天狗是个不折不扣的商人,这是妖狐在深交之后发现的。大天狗在思索时候只是考虑到宣传腐向CP的利弊,和妖狐本身的情况是没有联系的。也就是说,大天狗盯着妖狐这么久,也仅仅是思考如何开口答应下这件事。后来所幸懒于思考了。


对于初出茅庐的后辈,一切自然是都听前辈的。所以如何回答都无所谓了。


妖狐当时还不知道自己狐狸尾巴被眼前这位前辈抓住了——新人是不会违抗前辈的决定的。


后来妖狐问起此事,大天狗也只是说,因为汝生的好看,所以,吾倒是不介意汝作吾的CP。


妖狐当场就给了大天狗一拳。



TBC.


【狗崽】此戏无本(三)






*娱乐圈+手游paro
*想讲一个失而复得的故事
*前文戳传送门→(一)  (二)






(三)不识



妖狐回家后已是傍晚,家中静寂的只有时钟的嘀嗒响声。打开冰箱发现只剩下些瓶瓶罐罐,懒于出门索性就趴在床上无所事事。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冰箱里总是满的。大天狗每次来妖狐家的时候,都会带上大便利袋的食物,美其名曰让妖狐“好好补补身子”,其实主要目的是将妖狐吃干抹净了,这点让妖狐气的牙痒痒。

妖狐喜欢大天狗,不仅是因为这张脸。看床上功夫,大天狗的行为可是与这张脸格格不入。平时一副性冷淡的样子——仿佛妖狐做了亏心事一样。试想一下,顶着那一副性冷淡的表情,厮磨着耳鬓说着撩人的情话。

妖狐把持不住。



迷迷糊糊醒来已经是黑夜了,傍晚妖狐冲了澡又趴在了床上,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手机界面还停留在微博首页。凌晨三点,妖琴师都已经工作回来了吧?

妖狐习惯性地刷新首页,发现自己的那一条转发出现在了第一条,大概是晴明团队买的推广。这条微博还是让妖狐稍稍恍惚了一下,但是想到大天狗那张脸就莫名生气。

气什么?

妖狐也不知道。

鬼使神差地点开了评论区,众多评论涌入眼中,其中不乏有争吵。从出道而来,这一直是个大问题。前段时间妖狐的经纪公司还与他讨论了这些事。

妖狐自然是不怕被黑的,但是大天狗的想法,他就不明白了。两人分手后都没有提到公布的事情,像是都在留存着最后一丝念想。如今这CP趋势愈演愈烈,妖狐开始有些耻于自己的莽撞,早知也不该接下这个工作。炒CP是经纪公司默许的,既然能将其中利益达到最大化,经纪公司自然不会放过这一个机会。晴明团队会选择他和大天狗,也是看中了这一点。要说真正公布分手的时机,妖狐真的还没有想好,准确说是,从来没有想过会到如今这个情况。而两天前尽管三尾狐前来讯求他的意见,必定是和上头有过沟通,搞不好吵起来也是有可能的。妖狐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好姐姐来,时刻考虑妖狐的感受,看中个人情感,在这个圈子里是很危险的。

刷了会儿微博,妖狐遍觉得索然,再转而看了看大天狗的微博主页,没有更新微博,于是就放下了手机,双手交叉于脑后,望着空中仅有的一颗星星。




半夜思考人生的结果就是,早上起不来,顶着一头乱发到了摄影棚还被三尾狐一顿臭骂。无非是“你看看这黑眼圈要用多少粉来遮,对皮肤多不好”、“精神饱满一点”云云。说来三尾狐的脾性是有些急躁,平日里妖狐里都会将她哄的服帖,没想到今天妖狐竟然一声不吭,像是还没从睡梦中缓过来。

三尾狐也拿妖狐没辙,瞧着他惺忪的眼睛,竟有些楚楚可怜的味道来,又想到昨天妖狐可能醋了伤心难过了,于是语调又缓了下来。

“去换衣服吧,化好妆容就拍宣传图了,别晚着了。”

正在三尾狐臭骂妖狐的间隙,大天狗已经换好了衣服,从更衣室走了出来。脸上画了淡淡的妆容,背上也带了一副假羽,还是那一张性冷淡表情,但在众人看来,就像天人下凡一般。工作人员给他递上了团扇,在腰间系上了红色的天狗面具。

合同上提到,游戏里式神的要素本就是按照演员本人设计的。大天狗的黑羽灵感大概来自于他的背包,至于红色天狗面具,是日本鬼怪传说里天狗的装饰,和当初他给大天狗的那只钥匙圈很是相似。

妖狐突然有些好奇自己的形象。按理说他的台词是“狂风刃卷”,应该是个使风的妖怪,不会背后也长了一对翅膀?

然而事与愿违,特别是工作人员给他带上狐狸面具的时候,妖狐的幻想崩塌了。

同样是风雅的妖怪,凭什么小生连露脸都没法?

三尾狐倒是笑开了:“这下好了,连脸妆都不必抹了。”

听晴明的意思说,这更符合游戏里的角色——心机深沉,以面具示人,将美人做成画卷,还挺带感了。妖狐想到了自己家里的那几幅画,想着,自己怎么没把大天狗的相片贴上去呢。

还是说,自己根本没想贴上去?

拍摄完角色未觉醒像后,卸了衣服,便可早日收工赶往下一场了。妖狐和大天狗都是近六个月来经纪公司的吸金艺人,通告自是一个接着一个。不过他们同框同台的的情况几乎没有。如此炒得适度,就和吃糖一样,观众吃多了,是会腻味的。况且没多久他们就会微博上互动一番,过多的同框会适得其反。




妖狐深情地看着女子的脸颊,对面女子细细的眉,一张薄唇说着刺痛人的话语,眼眸里一片平静。

“你热爱自由,追求极致的美丽,却无法真正喜欢上一个人。”

“麻木和无谓的后果是——追悔莫及。”

“所以呢,要以情感作为交换物,换取一个虚假的人生吗?我想你是愿意的吧。”

我愿意吗?我……


“卡。”导演阻止了这段戏的进行。躲在摄影大棚底下像是个蒸汽桶,大概是因为天气的缘故,整个人的嗓音也毛毛糙糙起来。“技巧不对,下来。”

妖狐愣了愣神,看了眼导演。导演没有看他,朝女子招了招手:“张望什么,就是你。”

女子像是突然失落了似的,只好泄气地朝导演走去。导演这时才注意到妖狐疑惑的眼神。

“情感可以,重新这一条的时候保持。”又转头看了一眼大棚内,吼了一声,补妆。

妖狐看众人松懈下来,立马转过身去,抹了抹眼角的湿润。

这是新接的剧本,公司为了培养新演员,特地安排了妖狐接任男主角。与他搭戏的新人女主确实是有偶像潜质,但刚从学院毕业的她眼神中毕竟少了点什么。今天第一场戏就安排了剧本靠后的高潮环节,甚至对于妖狐,也是个巨大的挑战。金牌编辑的新剧本自然是没话说,妖狐接到剧本时候匆匆翻了翻便去忙其他事情。直至今日凌晨,开机前的十个小时,妖狐才真正接触到了其中的台词。这也是半夜思考人生导致失眠的原因之一。

真是……和他很像呢。

妖狐热爱自由,追求极致的美丽,却无法真正喜欢上一个人。这是半年前的他。

麻木和无谓的后果是——追悔莫及。这是现在的他。

所以呢,要以情感作为交换物,换取……

他不愿意。

在交往之前,他们明确讨论过一次。妖狐说,是互利共赢的成分多一点,还是爱情的成分多一点。大天狗摇了摇红酒杯,思考了几秒钟,说道,大概是爱情的成分多一点。这个问题是妖狐问过的最伤人心的问题,然而他并不知晓。这个回答也是大天狗生命中最错误的回答,但是他明白。这都是后话了。

妖狐突然很想见大天狗,想换下戏服,奔赴他的剧组。

见他做什么呢?告诉他,还喜欢着他?解除误会?重新开始?

任何事情都以想法作为前提,斟酌作为开端,打消念头或是继续下去,过程预示结局。

妖狐知道自己想多可能会没有勇气去做任何事,于是在没有后悔之前,拨通了前任的电话。




妖狐半夜才忙完了所有的事情,由司机送回公寓的时候,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为了保护艺人的隐私,公司安排了司机送到公寓大门便停下——小区内的安全可以保障。妖狐住的公寓大多是给经纪公司员工的住所。妖狐并不是没有资金买一个独立的别墅,只是在这里住惯了便也没有搬走的意思了。二来小区绝对安全——至少他之前和大天狗在家的时候,不会被无良狗仔拍到。路上安静地只剩下街灯的电波声,以及夏日蝉虫的低鸣,微风吹跑了妖狐脸颊上的一丝丝疲惫。

他在公寓楼前驻足,所有房间的灯都暗着。以往他们任何一方晚归,都是亮着灯等另一人回来的。妖狐叹了一口气,略微尴尬此时竟然还想到那人,索性放任自己的想法,慢慢挪到楼内。

电梯缓缓停在了八楼,电梯门打开的一刹那,妖狐怀疑自己的眼睛昏花了,早上那不可一世的大天狗竟然坐在自家门口的台阶上,直直地看着他。

虽然这张脸无可挑剔,但是,就是……很恐怖。

妖狐定了定心神,从电梯间里挪了出来,刚刚涌上的困意瞬间被消散。

“电话怎么关机了?”大天狗还是直直地看着妖狐。

妖狐窘迫地抓了抓脑袋,干笑几声:

“没…没电自动关……”妖狐还是怂了,下午他没有勇气拨出那通电话,不过大天狗会打电话过来,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没等妖狐说完,台阶上那人便站了起来,无可奈何地看了妖狐一眼,脸上竟带了浅浅的笑意。

“那我走了。”

“找小生有什么事吗?”妖狐没注意到的是,自己脸上带着虚假性的笑容,也称苦笑。在没有开灯的楼道里,他看不清大天狗的表情。他其实不想笑的,虽然大天狗也看不清他的脸。

大天狗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闻到了久违的清香味。他听到大天狗有一瞬气息短暂地凝滞,一秒后又平静了下来。

“没什么,想念朋友罢了。”

妖狐开始思考“想念朋友”这层的意义,思考未果后发觉电梯数字停在了一层,而楼道里已然没有他人的气息了。他没有立即开门进屋,而是走向大天狗坐过的台阶,缓缓坐了下来,头靠着冰冷的墙壁,看着楼道里不灭的“逃生通道”标识。

有些累了。




TBC.



下一章戳→ (四)❤

【狗崽】此戏无本(二)





*前文戳传送门→(一)❤
*娱乐圈+手游paro
*想讲一个失而复得的故事





(二)剧情



合作的各项事宜谈的很妥帖。当会议结束之时,妖狐竟松了一口气。

毕竟是他先提的分手,如今坐在身边,倒成了无尽的压迫。合同详谈事宜其实不必明星本人来,经纪人或助理到来即可,但妖狐和大天狗却不约而同地来了。

妖狐难以揣测大天狗的想法,也许是正好抽的出身,也许是很看重这个项目,也许是......

妖狐不敢再想下去。

几个月来,妖狐是读不懂大天狗的。

他起初的怦然心动,是因为大天狗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妖狐把这种气味称之为少年气息,或者说是——少年感。像是冬日里呼出的暖气,两人在雪地里紧紧相拥互相取暖。

通俗点来说,妖狐遇上大天狗,看到他的第一眼,感觉自己,也变得年轻了。

这就是少年感。

而如今却是这些少年感,给他带来了无底的压抑。他像坐在冰山旁边,冷得就差哆嗦了。他从眼角处瞥见大天狗的手,安静地扶在桌面上。妖狐心里叹了句,可真是好看哪。

以至于他并没有关心晴明说了啥,转过眼来盯着晴明那高高的帽子,脑子里全是那修长的手。

晴明交代完了事情,干咳了声,意味深长地看了妖狐一眼。

走神被发现了。




离开的时候妖狐朝大天狗那里看了一眼,他将之前看的剧本轻轻放进了背包里。那是一个黑色的双肩包,在他俩好上之前就在了,包外还有一对羽翼,妖狐之前还总嘲笑他像个中二,生气的时候也拔过包上的毛。如今看到了这包,倒感觉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妖狐扶在门把上的手顿了一顿。

要不要与大天狗道个别?毕竟什么也不说不太礼貌,按照出道年份来看,大天狗也算是妖狐的前辈了。

况且这手游的剧情里面虽然没有什么交集,但是诸多事情以后还是会碰上面的,所以,不如......

妖狐拍了拍自己的脸。

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磨磨唧唧了?

如果夜叉在的话,肯定会给妖狐一推掌,大骂一声“不要怂,给本大爷加把劲啊”。于是妖狐贯彻着夜叉损友多年以来的谆谆教诲——

至少面对女孩子,妖狐是不怂的。但是面对大天狗这尊佛,妖狐很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

狐乙己有言:临...临场发挥!演员的事,能叫怂么!

于是妖狐头也不回地走了。

或者说是,夹着尾巴溜了。




三尾狐原本着与雪女好好叙叙旧,却发现大门处闪过一道白影,再四处望了望,没有见到自家主子。

大天狗似乎也在找人,与妖刀姬探讨剧本时不时抬眼望望四周。在短暂的讨论后,他收拾完了剧本朝雪女招了招手,又望到了雪女身边落单的三尾狐,于是走近问了问。

“妖狐呢?”

面对面大天狗,三尾狐其实也是尴尬的。如果她是妖狐的好姐姐,大天狗又是妖狐的前男友,那么她与大天狗,说是仇敌也不为过了。自家狐狸崽子捅出的篓子惹下的桃花,倒最后还得她来收拾。

“大,大概是去洗手间了?”

大天狗望了望四周。

“但是他的背包都不在这里了。”

此时此刻三尾狐心里早就把妖狐剐了千万遍,惹桃花在先,如今还抛弃亲人!

“我刚才和妖刀讨论了一会儿剧本,转眼间人就没了,本来还想......”

之后的话,三尾狐都没听进去。她心底放下了剐妖狐的屠刀,蹦出来一个念头:

自家的狐狸崽子,莫不是吃了妖刀的醋才跑了?

然而事实上,生活中并没有剧本那么多的曲曲折折,也没有那么多的误会,妖狐确确实实是怂到逃跑了。


至于那些探讨剧本的场面,他可是一帧都没看到。





妖狐出了公司大楼便叫了一辆的士赶回了家,到了家门口才意外发现,自己没带钥匙。

一想到等邻居妖琴师回家还遥遥无期,妖狐索性拍拍屁股,坐在了门口的台阶上。

他从兜里掏出了手机,刷微博打发时间。妖狐的号平日里都是三尾狐在打理,他只负责发发自拍,转转宣传,私信更是一条不看,评论转发提示也关闭了,只有对一件事上心,那就是和大天狗微博秀恩爱。那是以前的事了。

他每日都会进大天狗的微博主页看一看,今天也不例外。三十六分钟前大天狗发了一张图片,图片上是剧本,大概是新接的戏。地点是熟悉的晴明公司大楼的会客室。配字“敬请期待”。

短短三十多分钟,也是有了三万条评论,其中不乏有CP饭@妖狐,“是和妖狐一起么?”

妖狐笑了笑,猜对了一半。

楼中楼评论妖狐没有点开看,他明白里面都在讨论些什么。与其看了生气,不如眼不见为净。

那么他和大天狗呢?不如也眼不见为净吧?

妖狐在取消关注界面犹豫了一瞬,还是什么都没做,退了出去。刷新首页,倒是凑巧地刷出了大天狗一分钟前转发的微博,原微博是晴明文化公司官方微博。

“手游《阴阳师》角色原型解禁!知名演员@大天狗 @妖狐......”

大天狗转发并带图评论:

“羽刃暴风!”

点开图片,发现正是那个傻到不行的背包。

妖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努力回想起了自己的台词。

好像是叫......“狂风刃卷”?

于是妖狐转发了大天狗的微博,附字“狂风刃卷!”,顺带在手机相册里翻找了一阵,贴上了一张图片。

那张图片是妖狐在他们在一起不久时候拍的,那时候他们之间有了矛盾,冷战过后妖狐拔下了大天狗背包上的羽毛并照了下来,扬言要“撕票”。

不过那时候,还没等妖狐把那张图片发给大天狗,他们早已经和好了。

如今这相片,竟然也能派得上用场。

发出了微博,还没等退出APP,妖狐的眼前突然间暗了下来。

他抬起头看,是一把钥匙,上面还串着红色的面具挂坠。

心脏突然漏了一拍。

“大老远就看你笑的那么开心,姐姐我走近了你竟然没察觉。”

三尾狐见妖狐没有反应,倒是脸上的笑容渐渐暗淡了下来。

她将钥匙塞进了妖狐的掌中。

“我也猜你是先回来了,好在我得空来一次,不然你得在门口坐一宿吧?大天狗托我把这钥匙还你,倒是得了凑巧。”

妖狐突然之间明白了,没有什么是刚好的。比如说,他没带钥匙,大天狗刚好回到了他的身边。这些都是偶像剧里的俗套剧情了,他演过这么多次,竟然还对这事怀抱希冀。他的心跳出卖了他。

“对了,晴明说,明天可以开始筹备剧情了,为期一周。”







TBC.

下一章戳传送门→(三)❤

【狗崽】此戏无本(一)



* 娱乐圈+手游paro
* 想讲一个失而复得的故事
* 手机排版请见谅
* cp狗崽(后续可能会出现其他cp会在文前预警)







(一)


 三尾狐站在门前迟迟没有敲门。夏天的太阳很烈,阳光透过玻璃窗,将她的双足截成两截。没有什么是偶然的,也没有任何事情是必然的,现在,她只是觉得难以判定事件的性质,仅此而已。

 她很久没这么犹豫过。于是她拿起手机,想找好友雪女探讨一下问题,也许仅是为了让自己内心凉快一些。

 几分钟后,三尾狐锁上了屏幕,毫不犹豫地敲响了门。

 “进来吧。”

 三尾狐抹了把额上的汗,看见自家主子正翘着二郎腿坐在皮质的沙发上扣着手机,眼角还带着浅浅的笑意,以三尾狐的经验来说,说不准正在勾搭哪位小女生。

 这叫什么?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前段时间与某位知名影星“一拍即合”,妖狐倒是被自家那位收拾地服服帖帖,完全没有现在的半点样子。三个月前,妖狐给三尾狐发了条信息,“我要公开了”,吓得她战战兢兢地拨通了雪女的电话。电话那头一向冷静的雪女战战兢兢地回答她,“好,好像是真的......”

 于是,2017年春节后的一周,娱乐圈两大男星出柜了。各类八卦的主角,是妖狐和大天狗。
 
 真是突然。

 “姐姐在想什么?”

 三尾狐回过神来,发现妖狐已经放下了手机,面带笑意地看着她。妖狐今日画了妆容,下午有一本杂志需要拍摄,要是在荧幕前,定是要迷倒一众女孩子的。可是这招对三尾狐并不适用。

 “说了几次别叫我姐姐了,还有,收起你那张迷惑女孩子的笑容啊,姐姐我不吃这套。”

 三尾突然察觉自己的话语貌似有些不对劲,为了不成为妖狐的笑柄,她赶忙提起了正事。

 “有个工作要接,晴明公司的。”

 晴明公司是平安京有名的大公司,公司业务包含影视剧、网游、动画等,简要来说,是个文化娱乐公司。董事长晴明少年起家,在平安京大有名气,妖狐也与他有些交集,当然,都只是工作上的合作。

 妖狐的大多事宜都是交给三尾狐决定的,于是重新拿起了手机,像往常一样说道:“姐姐看着办吧。”

 三尾狐猜到了,她犹豫了一会儿,从提包中拿出了一份工作合同,静静地放在了妖狐面前的桌上。

 “看看吧。这份工作,我还是尊重你的意见。”



——————\




 妖狐决定找自己的好哥们喝一杯。他与大天狗分开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他是个适应能力很强的人,也是个很念旧的人。这是妖琴师看完妖狐房里的画卷后得出的结论。

 或许“念旧”这个形容词并不准确,应该说是,长情,除了爱情这一层面。

 公司艺人身边的经纪人几年内换了一批又一批,唯有妖狐,已经成为当红影星了,还雇着三尾狐当经纪人,每日“姐姐姐姐”叫唤着。前段时间听闻妖狐和大天狗在一起了,妖琴师惊讶之余没有多想——毕竟妖狐的每段爱情不会超过一个月。但令妖琴师意外的是,妖狐这次的感情竟然持续了三个多月,他看着电视上些个八卦新闻,心想,这妖狐脑袋是不是给天狗羽毛给淹了。

 妖琴师,妖狐的好友之一。在黑晴明的酒吧下工作,键盘手。他看见妖狐时很意外。多月未见的妖狐神色未减,刚卸完妆便赶到了酒吧,眼下有着浅浅的黑眼圈,其实每个光鲜亮丽的角色下都是如此,妖琴师是知道的。

 他向酒保要了两杯酒,递到妖狐的吧台前,顺道在妖狐身边坐了下来:“你以前常喝的。”

 妖狐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望向好友,突然间露出奇怪的表情,接着喉头一动,干咳了起来。

 “兄,兄弟,你...咳咳...染发了?”

 妖琴师早料到妖狐会这么问。

 “偶尔换换口味,紫色也挺适合我的。”

 妖狐听闻一副吃瘪的表情,往常话痨的他没有继续多言,像是在想着其他的事情。

 眼角瞥见,妖琴师发现妖狐戴在右手中指的戒指不见了,心下便明白了几许。

 “结束了?”

 “嗯,结束了。”妖狐点了点头,“几周前。”

 “所以呢?开始物色下一个对象了?”

 妖狐撑着脑袋,看着舞池内热舞的人群,不知在想些什么。

 “小生暂时还没有看中的。”

 妖琴师再次觉得妖狐这个人,简直糟透了。每次结束一段感情,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态,好像不是自己经历的事情一样——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妖琴师始终捉摸不透妖狐的原因。多情滥情,有时候确注重感情;认为人生是场没有剧本的戏,演到哪儿算哪儿,然后深夜找个没人的地方自我剖析一下。

 “你说,两个已经结束的人,还能再一起合作吗?”

 妖琴师回过神来,细细回想着妖狐的旧情人们:“啊?你说哪个?”

 “处的最长的那个。”

 “工作?”

 “晴明公司的手游企划,准备邀请明星去担任角色原型。”说完,妖狐喝下了所有的酒。

 按理说,晴明是个有商业头脑的人,为何会请妖狐和大天狗?

 “你们没对外申明掰了的事情??”妖琴师猛然领悟,声音都提高了一倍,面瘫脸终于破出了裂缝。

 妖狐突然急了,生怕旁人听到,立马捂住妖琴师的嘴,点了点头。

 “所以,你的想法是?”

 妖狐垂眸,细长的睫毛在面颊上投下阴影。

 这是妖琴师从未见过的妖狐。




———————\




 次日早晨,当三尾狐看到顶着浓重黑眼圈的妖狐,以及桌上那份合同书的时候,心里已经明白了个大概。她给雪女发了条讯息。

 一分钟后,雪女回道:“同。”

 三尾狐哭笑不得。作为妖狐多年的经纪人,三尾狐所担任的角色不止如此。妖狐多年绯闻缠身,都是她给他收拾着烂摊子,该辟谣的辟谣,该公关的公关。唯独与大天狗出柜这件事上,她什么也没有应急处理。而如今,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这头。她是不是应该庆幸年初的出柜绯闻没有应急公关?

 妖狐在摄影休息之余,轻轻在三尾狐耳边说了句,“仅是工作,没有别的想法了。”





 与合作方的见面会被安排在了一周后。这天妖狐意外地没穿自己喜欢的衣服,而是换上了深沉的西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穿着都市剧戏服。三尾狐与妖狐到达晴明文化公司的时候,雪女和大天狗已经到了。三尾狐看去,大天狗正端庄坐在会议室桌旁,看着剧本,似乎是即将开拍的新电视剧,脸上没有表情。雪女站在椅后,对着三尾狐笑了笑。

 董事长晴明坐在了会议桌的桌头,看见妖狐到来,立马给妖狐安排了大天狗旁边的座位。这晴明生的俊俏,就是面色土灰,似乎是个运气不太好的人。
妖狐似乎有点窘迫,却还是硬着头皮入了座。三尾狐站在妖狐身后。室内一片寂静。几分钟后,其他当红明星纷纷到来,如妖刀姬、青行灯等人。

 妖狐眼角瞥了一眼旁边的大天狗,发觉自己背上竟是出了一层薄汗。






TBC.


下一章传送门戳→(二)❤

Kyrja:

一个关于笔刷调节参数的教程,希望能给用数位板写字的小伙伴们带来一些帮助❤